夜读居 >> 玄幻魔法 >> 青云之白衣剑仙(书号:49528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正魔大战起

作者:墨染琉璃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biqiku.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玉清殿内,正道众人听到的喊杀声越来越清晰,青云弟子那一声声绝望怒吼,让以往如同仙境一般的通天峰,被无边无际的血腥所笼罩,此时的青云门,已如同地狱一般。

    坐在主位的道玄真人,深吸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来,今日青云门已到这百年来最为危险的时刻,上一次如此规模的正魔大战,还是百年前。

    他身为青云门掌教,绝不能让传承如此之久的青云门,断送在他手中,虽然今日祸起萧墙,但如今青云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百年前了。

    毒神看到道玄起身有些缓慢,忍不住笑道:“道玄老友,身中剧毒,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家师道行高深,区区万毒门的小毒,片刻便解。”

    魔教四大宗主,这才将目光投向大殿正中间站着的万幽玄,见其漫不经心的撕下一条白绸,慢慢的将右手的伤口包裹起来。

    毒神看到万幽玄身后的斩龙,失笑的摇了摇头,道:“你就是杀害我万毒门的万幽玄吧,我万毒门送上的七彩三眼蛛毒,可还喜欢。”

    万幽玄淡淡道:“自然是喜欢至极,来而不往非礼也,等会幽玄自然也得再送万毒门一份大礼。”

    毒神微笑道:“万贤侄,你师尊如今已不能运转灵力了吧。而身中七彩蛛毒的你,怕是更加不可能,而且你觉得我们能给你们解毒的时间?”

    万幽玄将右手包好后,抽出斩龙横在胸前,微笑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不如毒神老前辈上来试试,看幽玄的斩龙利否?”

    毒神昂头狂笑,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后才嘲笑道:“你?”

    万幽玄微微一笑,道:“幽玄自知道行不如毒神老前辈,但自古邪不胜正,拉着老前辈与诸位万毒门余孽一同下地狱,幽玄还是有把握的。”

    “阿弥陀佛!”

    万幽玄话音刚落,一声佛号响起,却是普泓大师站到道玄真人的旁边,微笑道:“道玄师兄,万师侄说得对,自古邪不胜正。我天音寺与青云门并肩对抗魔教千年,如今自然一如既往,道玄师兄若有差遣,尽管吩咐。”

    这时候,焚香谷与正道的那些人也起身,来到了道玄真人和普泓大师的身旁。

    魔教四大宗主见此,面色微变,而后毒神沉声道:“这位大师,是天音寺的哪一位神僧?”

    普泓双手合十,微笑道:“毒神老施主真是健忘,百年前我们见过的,如今怎将老衲忘记了?老衲天音寺普泓,旁边这位是在下师弟普空。”

    天音寺四大神僧,加上焚香谷还有诸位正道中人,这等阵势自然会让魔教有些忌惮。

    毒神皱了皱眉,转头对萧逸才道:“你不是说天音寺和焚香谷,只会派出小辈?”

    萧逸才眼里红芒一闪,道:“流波山之时,天音寺与焚香谷的确只是派出小辈,这伐魔大会,也不该是方丈过来。且他们是突然到来,我没法报信。”

    普泓与“上官策”对望一眼,而后“上官策”大笑道:“万师侄不是说了吗?自古邪不胜正,所以你们这些妖魔邪道,今日就留在青云吧!”

    “哈哈哈,笑话!”

    却是毒神旁边的玉阳子忍不住开口了,众人目光投了过去,却见此人神色骄横。

    玉阳子见到正道中人的目光,丝毫不惧,冷笑道:“百年前,我圣教本就是以一教之力对抗你们三派,如今你们三派还未到齐,便敢如此嚣张?”

    “玉宗主说得好!”

    魔教四大宗主身后的魔教中人,皆是抚掌大笑,就是站在玉阳子旁边的鬼王宗宗主,也同样的抚掌而笑。

    “玉宗主说得好,今日我们就看看,是我们留在青云,还是你们与青云一同毁灭!”

    鬼王这句话说的是猖狂无比,似乎在讽刺在场的正道中人。

    此时的万幽玄已经来到道玄的旁边,与法相和苍松等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不过在鬼王话落后,还不待道玄真人开口说些什么,魔教中的玉阳子便挥了挥手,而后魔教众人法宝亮起光芒,眼看就要动手了。

    正道众人立即戒备起来,因为眼前这场大战,已经是这百年来,最大的一次正魔两道大战了,天音寺普泓双手合十,低声颂道:“阿弥陀佛……”

    突然间正道人群中突生异变,十数道光芒在正道人群之中亮起,其中两道正是冲着天音寺普泓神僧的背后而去,只是还不未击中,这两道光芒便消散而去。

    却是焚香谷与几位萧逸才带过来的人动手了,只是还未奏效,就被早已准备好的青云首座与天音寺大师击杀,令魔教中人失望不已。

    万幽玄抽出贯穿上官策胸口的斩龙,左手把玩着此人的离人锥,望向有些发愣的玉阳子,轻笑道:“玉阳子前辈,这位手持离人锥的前辈,应该就是长生堂的周隐吧。”

    玉阳子还未开口,萧逸才就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他们不是焚香谷中人的?”

    万幽玄和苍松道人还有法相对视一眼,而后苍松站了出来,笑道:“萧逸才,幽玄早在焚香谷到来的时候就察觉不妥了,上官道兄镇守玄火坛,轻易不出焚香谷。不过当时我们还未重视,而是当你叛出青云的时候,我们才重视起来。然后就开始提防他们,还有你带过来的人了。”

    萧逸才自嘲的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

    不过魔教中人反应过来后,毒神却微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倒是小瞧你了,百毒和吸血死在你手里,倒是正常。”

    说到这里,毒神停顿了一下,拿出一把闪动清辉的匕首,才又笑道:“不知万贤侄可否认得这把匕首?”

    万幽玄深吸了一口气,轻叹道:“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斩相思,毒神好算计!”

    说到这里,万幽玄忽然朗声道:“诸位,立刻击昏方才饮下茶水的人。”

    毒神哈哈大笑,道:“万贤侄好眼光,不过晚了。”

    话音刚落,斩相思神匕上清辉大盛,方才身中九幽相思毒的正道中人,忽然开始抱头,而后突然袭击起身旁的人。

    虽然万幽玄开口提醒,但已经有很多人被击伤,为了击昏这些人,正道中人手忙脚乱,而魔教此刻却也不主动出击,因为这些人中毒的正道中人,是敌我不分的。

    就在魔教看好戏的时候,正道中损失惨重。因为这些人也是正道中人,他们不能害其性命,可这些深陷幻境中人,出手却毫不留情。

    所以当全部击昏这些人后,玉清殿上顿时陷入沉默,正道中人相望叹息,毕竟此刻的场景,谁都能看出来,魔教已经占领了很大的优势。

    虽然青云门这里,诸位首座都在,长老也有很多没有受伤,可是魔教那边,四大宗主身后的那些魔教中人,却是一个都没有受伤。

    此刻正道中人击杀的,也只有方才偷袭的那十几人,而那十几人,道行却不如此刻魔教四大宗主身后的那些人。

    至于天音寺僧人,虽然他们因为功法的缘由,饮下茶水之人并未深陷幻境,但正道中人也不敢让他们留在原地,而是让其走入玉清殿里间。

    而来到此地的正道小门派、散修等,道行较高的因为有座位,所以基本上都饮下了茶水,此时也是由他们各自门下的弟子照看。

    所以此时此刻,正道中高手的数量,已经远远低于魔教高手的数量。

    莫非正道之首青云门,真的要从今天消亡?

    这个问题,此刻正回响在青云众人的脑海里。

    而天音寺众人,此刻也面色沉重,如果青云消亡,魔教的下一个地点,必定是他们天音寺!

    与正道中人相反的是,此刻的魔教中人无比的兴奋,他们被青云门逐出中原困居蛮荒不知多久。

    今日有覆灭这个压制他们千年大派的机会,如何能不兴奋,高兴,意气风发?

    玉阳子更是欣喜无比,今日这等大事,是他主持的。

    且今日他们的行动已经算是胜利在望了,青云门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忌惮的,那么多负伤的长老,还如何能防守他们的进攻。

    日后圣教中,他玉阳子的地位,定会凌驾于鬼王、毒神、三妙仙子之上!

    而且他所带领的长生堂,说不定能发展到八百年前炼血堂的地步,那时候,他就是第二个黑心老人了!

    想到此,玉阳子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明显,对着道玄真人嚣张道:“道玄老贼,快将你们青云的镇派之宝诛仙古剑交出,而后你们投入我长生堂,我便饶你们一命!”

    玉阳子此言一出,站在他身后的魔教高手,皆是昂头大笑,被青云门压制百年的愤怒,似乎在今日得到了宣泄!

    随着玉阳子话语传来的,却是通天峰上与魔教厮杀的青云弟子的惨叫声,令玉清殿上的正道中人神色大变。

    道玄真人此刻所中的剧毒已经差不多消解,神色坚毅的开口道:“我青云门今日,就算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会投降你这等妖魔!”

    说完,他走到田不易、商正梁等首座长老人群中,万幽玄微微扶住他的身体,轻声道:“师尊,毒解了吗?”

    道玄真人微微点头,而后从容不迫道:“眼下是我青云生死存亡之时,苍松师弟你们在此坚守片刻。水月师妹,你带领几个弟子,将受伤的正道中人送走,既然他们参加了伐魔大会,那我们就得负责他们的安全。”

    众人皆是点头,苍松道人道:“掌门师兄,这里有我们挡着,你身受重伤,也快走,留得青山在……”

    他突然住口不说,但话里的意思谁都知道,曾叔常等几位首座同时点头,但道玄真人惨笑一声,道:“祖师基业,难道你们竟叫我弃之不顾?我道玄宁死也不做千古罪人!”

    田不易等人默然,道玄看了此刻已经蠢蠢yu动的魔教之人一眼,忽然像是下了什麽决心一般,低声道:“事到如今,只有违背祖师戒律,用那最后杀着了!”

    其他人,包括大部分长老都是一怔。

    道玄深吸一口气,道:“时间无多,我去请出诛仙古剑,你们……”他环顾周围,忽地低声道:“不管你们心里怎麽想我的,但事到如今,你们一切小心!”

    田不易等人动容,正要再说些什麽,忽听得狂笑风起,法宝异光闪动,魔教中人终於动手了。

    刹那间,原先的玉清殿堂,法宝飞舞,异光纵横,轰隆巨响不绝於耳。

    混乱之中,趁着青云门众长老高手抵住魔教高手狂攻之际,水月领着年轻弟子将天音寺受重伤的众位大师扶进了后堂,道玄真人亦向后走去,但脚步却隐隐有些踉跄。

    田不易在交手之中望到此景,心中一阵焦虑,目光一扫,手中赤焰仙剑逼退面前的魔教之人,闪身到旁边正与众长老一起御敌但面sè苍白的齐昊、林惊羽身边,急道:“这里不需要你们,你们立刻跟去护送掌门真人!”

    陆雪琪向张小凡看了一眼,对道玄真人道:“是师父叫我和文敏师姐过来的!”

    道玄真人叹息一声,微微摇头,但什麽话也没说,还是向前走去。

    还不等他们走出多远,便只听得背后玉清殿上轰隆之声如雷,几道如山柱一般的毫光冲天而起,竟是将玉清殿的殿顶冲破,直冲上天,更夹杂着几声惨呼,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没了性命?

    众人失色,不问可知此刻在玉清殿上的激烈决战何等残酷,不由得纷纷为师长同门担忧。道玄真人向着那里深深望了一眼,面色紧绷,忽地一甩道袍,大步而去。

    众年轻弟子跟在他的身后,只见这个往日里被他们如天神一般敬仰的人物,此刻身躯依然如平日般挺直高大,但一身墨绿道袍之上,被鲜血浸透而成为黑色的那团触目惊心的血渍,甚至连被萧逸才暗算后留下的那个剑孔,都清晰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