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玄幻魔法 >> 人类更新计划(书号:62715

第943章 你是神州的孩子

作者:冰山下的传说
    末末立刻被身前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挤到他前面是一男一女。那个女人穿的裙子,比他昨晚上套在身上的花裙子还紧身,奇怪的布料反射着金属光泽,身体的尾部绷得特别滚圆,质感就像两个大钢球。

    末末想起了都市传说。所以,这到底是真正先天的大圆满,还是整形医学的工艺品呢?

    好奇心这种东西,他根本控制不了。

    他伸了一根手指捅了一下。大钢球变形了。显然不是真的金属。

    先天还是后天倒是判断不出来。于是,他又捅了一下。

    该有的喧腾和弹性,一根手指貌似无法判断。

    所以,他伸直五根手指,使劲捏了一把。

    女人“啊!”地叫出声来。惊恐万状。

    和她一起的男人猛地回过头来。

    末末正在不好意思。本打算悄悄溜掉。

    但那人嘴里嘟囔着末末听不懂的污言秽语,上来就是一巴掌。

    末末抓住了他的巴掌,条件反射地顺势侧身,一个弹腿冲着腋下而去。这个角度踹实了,胸肋断裂,心脏有概率直接停跳。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小哥!”兰纾忽然钻了进来。卡在末末面前,伸出双臂,要叉开他的腿。

    末末吓了一跳,手一松,身体急忙一仰。只听“咔”的一响,他的腿和兰纾的胳膊碰了一下,立刻分开了。

    兰纾胳膊一软,咬着牙,使劲抱住了小哥:“别冲动!小哥你别冲动!这是地球!”

    愤怒的男人并没意识到,自己逃过了一劫。

    反而怒极扑了上来。

    “你个小流氓!”

    这回末末听懂了。

    眼看着好几拳落在了挡在他前面的兰纾身上。

    兰纾抱着他却不撒手。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另一只胳膊抬起挡了一拳之后,就弯折耷拉了下来。

    “小哥,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兰纾声音有点嘶哑,还有点颤抖。

    末末隔着兰纾,一脚把那人推开了。撞在围栏上。

    “咚——嗡……”

    那人摇摇晃晃地挣扎了几下,被联合体的同伴扶起。

    围栏只是有点变形,不像看起来那么脆弱,显然是金属的。

    周围一大帮联合体的人,撸胳膊挽袖子,围拢了过来。

    “卧槽!”末末立刻把兰纾抱紧了。小屁孩还在念叨:“小哥别冲动……”

    末末很想杀出去,但这次他选择认怂。

    怀里护着弟弟,小心蹲下了。他耸着两肩,后背绷紧,挨了几下。发现疼是疼,但还受得住。反正死不了。

    “联合体的打人啦!上啊!”

    帅气的郑大妞,一声鼓噪。家里几个孩子,就和那帮联合体的人打起来了。

    老郑到了局子里,内心是悲催的。

    打群架和两个人互殴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本来没多大事,报个警拉倒。他女儿一鼓动,一帮孩子都在拘留室里吃盒饭了。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好在大部分人没受什么伤。就算拿着汽水瓶和果盘互相敲,塑料瓶子塑料盘子也没什么威力。

    联合体算是一代不如一代。打个架都毫无杀伤力。

    伤的最重的是兰纾,右臂骨折了。其次是大钢球的男朋友,撞在围栏上那一下,腰椎骨裂。

    俩人的伤,兰陌认为都是自己的战果。

    所以,他正在后悔。

    他就是大杀器。乖乖在家躺着睡懒觉,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本来他就不该来这种混乱的场合凑热闹。更不该一时手贱,捏那个大钢球。真的圆还是假的圆,管自己屁事。

    兰陌的待遇特殊。警察查看过现场的视频记录之后,就把他关进了单间。

    他一个人,坐在栅栏后面的小板凳上黯然神伤。弟弟的胳膊是他一脚踹折的,所以心疼得不得了。

    兰泽远在核工业部的实验城里,从老郑那里了解到了孩子们的事情。

    他也不知是不是应该欣慰:末末的性别认知,貌似很正常。

    大概是不用担心,末末变成女孩子。

    事情是末末挑起来的。他耍流氓了。

    扩大化要归功于老郑的女儿。那丫头除了头发比老郑多,长得比她爸帅,煽风点火或者说激励斗志,和年轻时候的老郑一模一样。真的是亲女儿。

    老郑到的时候,事情还在调查。稍晚些时候,官方掌握的事情脉络才清晰起来。

    这时候卫瀚扬也到了。他了解了一些最新情况之后,特意去看了末末。

    末末一见他,立刻跳起来到了栅栏跟前:“卫伯伯,兰纾怎么样了。”

    “胳膊接上了。不会有后遗症,你放心。”

    “以后能拉琴吧?”

    “你在担心这个?放心吧。过几天就要开始锻炼。用体感手套练琴,没问题的。”

    末末舒了一口气:“还好这里不是太空城。”

    “你自己的情况不想知道吗?”卫瀚扬问他。

    “……我忘了。我是不是……挺严重的?”

    “我咨询了一下,应该属于轻罪范畴。正常选项有两种,一年以下的拘役或者折合成社会服务的小时数。”

    “拘役不要吧……”末末对他妈把他扔进农场强制劳动,虽然早已习惯,却永远心存抵触。

    “我说的是正常选项。你的情况有点特殊。”

    末末叹了口气:“我当然特殊了。我是张兰约嘛。”

    一回想起,自己在太空城做过的事情,他依然觉得热血上涌。

    活在地球,哪怕接受审判,关一辈子,在抬头就能看见蓝天的地方,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如果把他交回太空城,……那就逃命,大不了鱼死网破。

    “这和以前的张兰约没关系。”卫伯伯说。“太空城上面的非法政权宣称的罪名。一则,我国是不承认其政权的。二则,那些罪名既不在神州承认的地域范围发生,也不涉及神州承认的具有合法身份的人。三则,没有可信的合法机构,提供可靠的相关证据。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你是太空城暴行的受害者,并不是神州的罪犯。”

    末末忽然泪流满面。

    “伯伯……”

    “好,听我说。你的情况有点特殊。你年满二十六岁,却还是没有未成年人学校学历的学生。成年人和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处置方式,历来是不一样的。目前,上面正在开会讨论。如何界定你的身份是个很麻烦的问题。”

    “为我一个人开会?”

    “你是神州的孩子。你受过的那些苦,从非法监禁开始,生命里少掉的那八年,并不是你的错。”

    “其实拘役也行。”末末抬手擦了擦眼睛。

    “我就是来提醒你。你在这里可能要多关几天,或者转到其他地方再关几天。心里千万别着急。你的情况,以前没有人遇到过,需要慎重地寻找一个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