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玄幻魔法 >> 开局签到一个世界(书号:85076

第三十二章 开始打通关

作者:小陈快快跑
    还没有开始,陈家选择打通关的消息就已经流传出去,被参与的人所知晓,一时间这条消息就被议论的沸沸扬扬。

    很多事情早就被大家知道了,比如说这次擂台之上的人选内,陈家在青年组的成员就不是陈家自己内部的人。

    这意味着,是别的家族的人选择出手,帮助陈家进行擂台之战。

    是谁?

    这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在这种利益关头出手相助,这本身就意味着会将李家给得罪的死死的,一般的家族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来。

    不提李家刚要准备入世,也没什么大的仇家,重要的是,陈家竟然选择相信一个外人,是觉得这个还未被外界见过的人有能力为陈家取得胜利吗?

    “会不会是李家?”有人说出自己的猜测,他看小道消息,打通关的人是信李,故此有这说法。

    有人疑惑道,“李家?李家不是那个要与陈家上擂台针锋相对的嘛?”

    “此李家非彼李家,这李家可不是隐世家族,”有老人解惑道。

    “不可能是李家,这绝对不可能的!”也有人直言反驳道,更是嗤笑说这李家算哪个葱,怎么可能有子弟能来打通关!

    这下大家就明白了,可很快又有更大的疑惑:如果不是这个家族的话,还有哪个家族有能力出手?

    打通关的话,有两个限制,一是只能以小博大,不能是老一辈的屈尊去打小一辈的,那样不是欺负人嘛?

    第二则是打通关的话,省内的人出手的话,对方不能拒绝,而如果是外省的人,就需要些小小的协商了,如果不同意的话,是可以按照原样进行擂台战的。

    “李家既然同意了打通关,十有八九是省内的人,可这人到底是谁?”

    这点很好猜测,既然打通关是陈家孤注一掷的做法,如果李家想要稳妥的话,最好的做法的拒绝,可李家并没有拒绝,这意味着陈家出手的是省内的人。

    “是啊,没听说省内有什么少年宗师啊?陈家这是没有办法,胡乱来了吗?”

    安康裕混在人群中,听着这些议论的声音,他没有出言,而是暗道:李玉的名声在省内是半点没有,就算这些人一个个家族的猜过去,那也是绝无可能想到到底是谁的。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看到一个少年接连挫败对手的话,不知道这些人会是什么想法?

    至于说李玉会输?安老爷子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忧心。

    他坚信,只要是李玉出手,那就没有任何的意外的!

    在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的时候,时间渐渐临近,李家的人来了,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李德寿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不少的人,有李家的子弟,像李天成等人都跟在后面,还有一些人也在背后跟随,这其中有些人浑身包裹着,这些都是李家请来助拳的人。

    “铁砂掌的掌门!这位可了不得,手上功夫出神入化,据说在他的地界那是难逢敌手!”

    “那是铁景山!?这位也是没有辱没铁砂掌的威风,年纪轻轻的修为达到暗劲巅峰,只差一线就是宗师高手了,这位应该是青年组的出战人选了。”

    “还有些人,看不清面容,看来应该是李家的杀手锏了,估计是打算到时候对症下药,好应对陈家的打通关之人!”

    李德寿的身后有些人浑身被包裹,让人看不清其中的真面目。

    这是红发老人以不变应万变的谋划。

    比如说到时候陈家的人如果擅闯腿法,他就选择同为腿法的上阵对敌,如果对方是擅长棍法的,那就选择有应对棍法技巧的人上台!

    武学比试不是过家家,如果找到克敌的方法,亦或是破绽之处,哪怕是实力略低,获胜的希望都会高上许多。

    他就不信了,一个青年,能会多少种功夫!

    “陈家的人也来了!”

    有人喊道。

    陈承德与陈经赋并排而来,而他们的后面,跟着的是无所事事,悠哉游哉模样的李玉。

    “陈家的人选就是这个?”

    “这个……看起来青年都不是,是少年吧?这么清秀?”

    “这陈家是真的没法子了吗?拉这么一个人来搞笑的?”

    青年组,其实是指三十岁以下的选手,所以大家都以为陈家会是找的一个刚刚好卡着年龄的人,结果正主登场是真的惊掉了众人的下巴,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拉到台上来,等等还要与老年组的打?

    “或许是哪家的重点培养对象?天纵奇才也说不定啊,陈家也不可能真的坐以待毙的!”

    有人倒是理智的分析道,不过很快就引来了嘲讽。

    “就这?打娘胎里修行也不行吧?”

    “就是,内力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这少年估计就是来搞笑的!”

    这就好比说,有人拉出来一个三岁的小孩,说要让他完成高数一样的,哪怕是打娘胎就开始学习,都做不到这个的。

    “既然双方都到了,那就准备准备开始吧?”

    宏才大师跃上擂台,他环顾四周,众人的声音也小了下来。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

    与其在这里讨论个没完没了的,还不如看这个少年在台上的表现,那眼见不比猜测什么要来的好啊!

    “是个少年?没见过啊!?”

    李德寿看似毫不在意的,可实际上他自李玉出场的时候就已经在打量了,企图从李玉的步伐、呼吸、细微动作挖掘些消息出来,只可惜任由他怎么看,李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一眼看过去全是破绽,没有半点值得考量的东西!

    “你上?”李德寿见到铁景山自告奋勇,他沉吟了一下,又看向老友,见老友也微微点头后,他遂答应道,“好,那就你上去了,注意些安全!”

    “小友,麻烦你了!”陈承德看了看擂台上,他低声道。

    李玉摇了摇头,他看向跳上擂台上的人,他的眼神没有什么变化,道:“小事情,老爷子你这也太客气了!”

    这人他还有些印象,那日在茶馆的长廊,这寸头青年试图拉偏架,被他废掉了手,没想到后者明知道是他还敢上台,这是有所突破了?

    还是说手痒了欠收拾了?

    他冲两人摆了摆手,这才一步一步的朝擂台上走去。

    与铁景山一跃而上相比,他这般的举动显得极为的平庸……被许多观望的人嘲笑。

    “果然是个普通人,你看他这个体态,一点架子都没有!”

    “陈家这是不行了吗?自家的子弟都没有一个能出手的?都在做缩头乌龟吗?”

    李玉没有理会这些声音,他一步步的上到了擂台上,看着眼前这个战意昂扬的青年,他正要说什么。

    “儿子!!”有人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