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恐怖灵异 >> 八零年代大玄医(书号:85747

第88章 满枝挨打

作者:天心媚骨
    夏清朝双清的脚上看了一眼,功力精进后,她已经不需要刻意凝神双眼,就能够看清楚这种小伤势。

    双清的脚上根本没有伤。

    “爸爸,双清走过来都没事呢,跟我们一起走,就摔跤了。”夏清不乐意,晃动着双腿。

    要换了以前,夏崇平肯定会行君子之事,觉得背着自己的女儿,让兄弟的女儿在地上走,别人肯定会觉得他这个人人品不行。但现在,要他把女儿放下来,背双清,他做不到了,连想都没这么想过。

    所以,夏清多虑了。

    “双清,我你牵着大伯的衣服走吧,你姐姐怕鞋子踩脏了,她也不肯下来走。”

    双清觉得不可思议,她担心衣服弄太脏,连忙起来,牵着夏崇平的衣服,“大伯,我脚疼,崴着了,走不动了。”

    小孩子其实不太会撒谎,若换了夏崇平以前,肯定不会多想,但此时,他一扫双清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撒谎。不过,夏崇平也息了帮弟弟教育孩子的心,他指着棉香家,“你姨婆在那边,要不,我送你去你姨婆家里,等你爸来接你?”

    双清不解,“大伯,大姐穿的是皮靴,沾上泥巴一擦就干净了,我棉鞋打湿了不干,你为什么还要背她?”

    “你大姐她不想走啊,大伯才背她。你要不想走,就让你爸背你。”夏崇平一向最烦和人虚与委蛇,更别说和一个孩子了,他说完,就松开了双清,径直朝前走去。

    双清只好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夏清趴在夏崇平的肩头朝她看去的时候,她狠狠地横了夏清一眼,鼓着腮帮子,像极了一只河豚。

    夏清忍不住笑了一下,没办法,看到双清吃瘪,她就很高兴。

    那一世,同样是夏家的女儿,她身份比双清要名正言顺太多,可是,双清占的资源,当真比她要好太多。

    最起码,上大学那几年,双清不需要为钱发愁,而她,每次去上学,连生活费都没有。

    她还记得,大二那年,妈妈送她去学校,快上车了,妈妈才给了她一百块钱,说让她省着点花,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她那时候,傻乎乎地问了一句,“能不能向小姑借点?”

    小姑有工作,小姑父做生意,表弟还小,而最关键的是,双清的学费生活费一向是小姑在负担。

    但事实证明,小姑愿意承担双清所有的费用,却不愿意临时借夏清钱。谁让家里一直那么穷呢,当时夏清心里是埋怨父亲,性子那么不讨喜,奶和姑都不喜欢他,以至于不愿向他们搭把手。

    大三那年,双清居然朝她借钱,她高兴坏了,去找双清玩的时候,看到她宿舍里,用的茶碗、梳子、床上用品那么精致,她的好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倒也不是嫉妒双清,而是嫉妒支撑双清这种精致生活的来源。

    现在,看到双清眼中的嫉妒,夏清已经不年轻的心里,竟然隐隐有满足感。虽然,和小朋友计较很可耻,但夏清却觉得淤积在胸口的那种戾气,稍微消散了一点。

    从盛夏鱼庄到夏家湾不过一里多路,双清曾经不知道走了多少遍,这一次,对她来说,最为漫长。

    短短时日不见,夏同平和刘群贞,瘦了不少。

    看到夏崇平,刘满枝就跟看到救命恩人一样,扑了过来,哭道,“崇平啊,你快看看你弟弟,这是怎么回事啊,一闭上眼睛就做噩梦,整宿整宿地做,做得他现在连觉都不敢睡了。”

    夏崇平一开始以为老娘和兄弟小题大做,夜里做个把噩梦,这算得了什么?可是,看到夏同平没精打采的样子,眼下的黑眼圈堪比熊猫,他就知道,这事情恐怕不简单。

    “爸,我下来吧!”夏崇平放开她,夏清便从父亲的背上溜下来。

    “这找我也没用啊,我一生都不信迷信,要不,你帮他找个菩萨看看。”夏崇平好笑地道,“天天为了一张嘴,夜里跑去电鱼,谁知道他招惹了什么?”

    刘满枝满心相信,夏同平两口子肯定是被什么给迷住了,“我找了菩萨帮他看,我怎么没找?要能看得好,我还找你做什么?”

    “我又不会驱鬼,找我来,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清儿的师父不是三清观的道士吗?你去把他请来帮忙看看。”

    夏清走到门口,听到这话,顿住了脚步。老道士又不是吝啬之人,相反,他一向侠义为怀,颇有游侠之风。为什么刘满枝自己不去请,偏要夏崇平回来请?

    夏崇平也有同样的疑问,“张道长这人又不是不好,你们去请,他还会不来?为什么偏要我去请?”

    “我怎么没去请?他说要来的话,要出一百块钱。他不是清儿的师父吗?这是什么师父,连这点忙都不帮!”

    夏清朝门前的大树看了一眼,准备屈指弹出的手指头收了回来,她才看到夏同平有些软化了的心重新变得坚硬。

    “奶,一码归一码,我师父是我师父,他凭什么要白出力?我当了他一场徒弟,他也从来没有沾我什么光。”

    “我在跟你说话吗?没教养的东西,大人说话,你在旁边插什么嘴?”刘满枝随口骂道。

    “谁没教养?”夏崇平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一张口就骂人,你又是什么教养?清儿说错了什么?张道长收她当徒弟,连肉都没有吃她一斤,同平找他做事,凭什么又不给钱?他给清儿当师父,难道还当错了不成?”

    刘满枝跳起来骂,“怎么没吃她的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提了多少鱼去给他吃,几时给我提过一条?”

    夏清眼神冰冷,“奶,你说要吃,我爸说什么都会给你提两条来,你从来没有说过,你也早就放过话了,生不靠我爸养。就算你要吃,也是二叔花钱去我家买,没道理我们送上门来的。”

    “小贱逼,我跟你说话了吗……”

    刘满枝话没说完,突然之间,自己把自己狠狠地打了一嘴巴,被打的这边,嘴角流血了,她“嘶”了一声,暂时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又是一耳光,打在了另一边脸上,两边嘴角挂着两道血痕,瞧着很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