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金针入体

作者:人间过客丶
    姬灵焰是杀堂的杀字一号,他们负责青丘阁的暗杀与保护。但对于搜集情报来说,不是杀堂的强项。

    这时,神秘女子说道:“此事教给我来办吧,我时间不多,找到华佗我就该离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阿青觉得眼前的这位神秘女子很是面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按照她所说,只有华佗才可以救万俟均。可她又为什么如此肯定呢?

    神秘女子轻轻抚摸了一下万俟均的脸庞,眼神里透露的是浓浓的爱意。紧接着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玉瓶交给阿青。

    “这里面是血清灵丹,给那几个人服下,他们可以很快恢复过来。”

    说完,神秘女子便凭空消失了。

    此人来无影去无踪,当真可怕。这么厉害的人,万俟均是怎么认识的?她为何会出手相救?

    阿青现在没有时间想这么多了,拿着手中的血清灵丹为冉闵几人服下。

    “阿青,你认识阁主时间比我早,他为何不能修炼呢?”李存孝疑惑的问道。

    阿青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他以前是可以修炼的,而且是千年难遇的天才。”

    阿青陷入了回忆当中。

    她与万俟均幼年时便相识了,那时候的阿青与万俟均还是孩子。阿青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万俟均却已经踏入修炼者的世界了。天才少年横空出世,父亲又是夏国的将军。

    只是一场夏国的政变,万俟均一门惨遭杀害。一身修为被废,再也不能修炼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连着阿青的家人也一起遭殃。阿青濒临垂死之际,是万俟均以精血喂之,这才让阿青活了过来。所以万俟均出了事,阿青便有感应。

    再然后,万俟均就消失不见了。阿青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她自己则被剑圣王越收为徒弟。很多年后,二人再次相遇,阿青一眼便认出了万俟均。这才知道,当初救走他们二人的是鬼谷子王诩。鬼谷子收万俟均为徒弟,而剑圣则收了自己为徒弟。

    那个时候的万俟均已经建立了青丘阁,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身边有着一众高手。阿青就这样跟着万俟均走了,虽没有说过加入青丘阁,但谁也知道,阿青在青丘阁的地位。

    不过要说起当年夏国的那场政变,阿青的记忆是模糊的。不仅是阿青,就连万俟均都想不起来。他只记得当时父亲被迫害谋反,自己全家被满门抄斩。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李存孝若有所思,但也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听着阿青诉说他们的过往。

    当初鬼谷子曾说过,万俟均恐怕这辈子都不能修炼了。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但万俟均曾经可是天才啊,他哪里能够服输?既然不能再修炼了,那他就全心全意的钻研起了学术。建立青丘阁,成为这九州最大的情报机构。

    并且先后收服了姬灵焰、李存孝等人。一个天才修炼者沦为废人,再次崛起。这其中的辛酸只有阿青全部看在了眼里,他能明白万俟均的苦。

    李存孝是不知道这些的,当初他一人打到了唐国首都,长安!几乎无人能挡,最后还是李元霸出手重伤了他。李存孝出逃,沿着画江漂到了青丘阁后山,被万俟均所救。

    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万俟均救了李存孝,他加入青丘阁,隐居了起来。万俟均也从来没有问过李存孝的来历,更不知道李存孝跟唐国有什么深仇大恨。

    直到今天,李存孝才知道原来万俟均竟然有这么挫折的人生。从他认识万俟均的第一天开始,他给自己的印象就是韬光养晦,虽然年龄小但城府极深。

    “我有一种预感,那个神秘女子来历绝对不平凡。”李存孝说道。

    阿青自然也能感觉到,那位神秘女子甚是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从哪里见过。

    “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救均儿,他现在这个状态如果医治不好恐怕就会丧命!”阿青十分担忧的说道。

    五天后,贾诩带着张仲景返回了塔山。

    “此事只有我与二师兄知晓,没敢告诉师父他老人家。”贾诩解释道。

    以王诩那护短的性格,如果知道万俟均伤成了这样恐怕就要天下大乱了。张仲景检查了万俟均的伤势,的确很糟糕。煞气、魔气、死气已经入侵了五脏六腑,万俟均的的各个器官正在衰退。若不是护住了心脉,此刻万俟均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张大夫,求您一定要就均儿!”阿青扑通一声跪在的地上。

    外边冷冰冰的阿青,此刻真的慌了,她害怕万俟均会死。

    “姑娘快快请起,我现在只能尝试着引导出这三股危害之气。”张仲景说道。

    “不知是何人护住了万俟先生的心脉?”张仲景好奇的问道。

    “是一个神秘人,她还说只有华佗前辈能够救均儿。”

    张仲景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万俟先生现在的状态,只有我师叔可以救他,就算是师尊来了也无力回天。”

    连张仲景都这么说了,阿青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华佗竟然如此厉害,扁鹊可是医家的医首,连他都无力回天的事情,华佗却可以救。看来日后青丘医匠榜的首位就要是这位华佗了!

    张仲景取出十根细小的金针,每一根金针上都有如发丝一般的金线,张仲景运转内力,十根金针瞬间打入了万俟均的身体里。

    “不行,我引导不出来,只能镇压它们!”

    张仲景额头上斗大的汗滑轮下来,他的内力沿着金丝灌输进万俟均的身体里,但没有办法引导出来,只能封住他的静脉,不在受到伤害。

    “呼,幸好有这股真气护住了万俟先生的心脉。”张仲景松了口气说道。

    刚才他的金针入体,直接让万俟均体内的三种气发生了暴乱。张仲景无奈,只得先封印了他的所有静脉。既然引导不出,那就把危害降到最低。

    “现在只有我师叔可以救他了,我没有办法。”张仲景叹息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