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恐怖灵异 >> 开局即是甲贺忍者(书号:85753

第88章 尘封旧事

作者:玉米骨头
    片刻后,温馨的日式小屋内,

    一眼看去好多家具已有了些年头,屋内摆设凌乱,完全是由着性子随意放置。

    想来这祖孙二人都是比较随意之人,少的是严谨刻板多是些生活中的洒脱。

    客厅,低矮茶几上,年轻巫女给刘方沏了杯茶,刘方已从二人口中对两人的情况有所了解。

    “原来你叫朱莉,是个混血儿。”

    刘方打量面前这年轻的巫女,听闻她的身世,与他的猜想不谋而合。

    年轻巫女点头:“现在你该清楚我为什么会算命占卜了吧,这些都是从我便宜老爹那继承过来的。”

    却在此时,老巫女抱着一副卷轴,朝二人走来,边走边抱怨到:“二十年前,我就应该看紧点,不应该让我女儿去参加什么民俗文化交流会,这一交流倒好,把我的女儿交流到国外去了。”

    “那这么说,朱莉的父亲,也是神职人员了?”刘方不由好奇到。

    “什么神职人员,就是个不要脸的臭道士!”朱莉翻了翻白眼,看上去对自家生父意见颇大。

    刘方不由惊奇:“这道士也能娶妻生子?”

    闻言的朱莉一脸嫌弃:“哎哎哎,不能娶妻的是和尚,关道士什么事。

    再说了这个时代,和尚找老婆有的是,就拿东瀛,这的和尚各个家里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闻听此话刘方没敢反驳,毕竟他不是这行当里的人,对里面的道道还不是太了解。

    再看老巫女,已来到二人身旁,将手中发黄的卷轴,放在桌上。

    此时,她一脸的严肃,认真到:“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看这副卷轴。”

    刘方见状,一五一十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说了出来,除了他为了拖延时间诓骗打来电话之人,所编造的师门谎言隐瞒下来,其余都是他的真实遭遇。

    在听闻刘方的经历后,老巫女面露悲切,倒是一旁的朱莉来了兴趣,瞪着一双杏眼仔细观察刘方,不由恍然:“难怪,难怪我见你眼熟,原来你就是直播上那人。

    只可惜我只看了一点直播,我们这没法联网,基站信号覆盖不到。

    一些直播还是我到了市区里看的。”

    老巫女没管自己孙女这茬,而是一脸关切到:“这么说你真的遇见伊贺的人?!”

    刘方点头:“是不是什么伊贺我不清楚,但他们的作案手法非常诡异残忍。

    这事已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很多细节,老人家你只要打听一下就会清楚。”

    话毕,刘方下意识拿起水杯轻抿茶水。

    “不用了,伊贺的那帮人是怎样的行事风格,我实在是太了解了。

    其实我的父亲,就是死在了伊贺忍者,服部半藏手上!”

    噗——!!!

    刘方一个没忍住,口中茶水喷出,自觉失礼,忙抱歉到:“咳咳咳,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只是老人家,虽然我是个外国人,可也知道部分东瀛历史。

    服部半藏不是德川家康的手下吗,他一个战国时期的人,怎么可能活那么长时间!”

    老巫女摇了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口中的服部半藏是伊贺忍者最为杰出的天才!

    因为他是公认的第一伊贺忍者,此后历代伊贺族人,只要实力达到要求,就会放弃原有的名字,继承服部半藏的名号。”

    听闻此言,刘方明白过来,也就是说服部半藏似如今游戏中常提起的王者,更多是荣耀的象征。

    紧接着老巫女说到:“既然事出有因,那这个卷轴看看也无妨。”

    说着老巫女打开卷轴,就见泛黄的纸页上,记录了关于虫忍的一些记录。

    据记载,东瀛战国时期。

    甲贺一名忍者,随部队乘船出海,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遭遇风暴,一船人只有他抱着一根木桩侥幸存活,飘飘荡荡来到明朝境内。

    然后在明朝兜兜转转几年,遇见一位濮蛮人,二人相见如故,在接触的过程中,这濮蛮人传授了此人巫蛊之术。

    那人学会此术后,边不断精研,边做着新的尝试,最后却让他走出了自己的路子。

    随后回到东瀛,在甲贺一族中传授,教导训练出一批虫忍。

    但是人们在利用体内虫蛊战斗时,时间久后发现了个致命缺陷。

    那就是体内蛊虫使用次数多了,蛊虫就会越发壮大最后失去控制,反噬其主,让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为此,甲贺一族,封禁此术,却让一人心生不甘。

    便是创造出虫忍这一流派之人,此人也的确天才,为了造出更好的蛊虫,在历经无数次失败,终于创造了所谓的长生虫。

    但正因为长生虫独具长生的属性,却让当时的甲贺族长忌惮不已,因为古时长生是无数豪杰诸侯梦寐以求之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甲贺头领还是懂的,为了保全族人只在私底下暗自喂养,从不公开。

    待刘方看完这段记录后,无奈道了声:“看来要找到长生虫,只能另辟蹊径了,好在已经知道,所谓的忍虫便是蛊虫。”

    一旁老巫女闻言,告诫到:“我劝你还是不要接触所谓的忍虫比较好。”

    “我也不想,实在是没办法,毕竟想要营救被绑走的女孩,这长生蛊是最重要的一环。”

    一时间屋内陷入沉默,三人一言不发……

    半晌后,老巫女面露无奈,不住摇头叹息:“唉……罢了罢了……

    当初那叫王普的人,找到我想为他女儿祈福,我也是被他几乎疯狂的舐犊之情所打动。

    本打算透露出这方面的信息,想让他女儿活下去,却中途打住。”

    一旁朱莉不解,懵懵懂懂到:“那是为什呢?”

    “实在是,所谓长生蛊,太过伤天和……”

    说到这,老巫女看了看一脸好奇的二人,不由深吸一口气,满是岁月爬痕的脸上,全是犹豫。

    片刻后,指向朱莉到:“你给我留下,不得跟过来。”

    接着看向刘方吩咐到:“你跟我来,我给你看看你想的东西。

    等你看完后,就知道,我为什么当初打住,不告诉那人救女儿的办法。”

    随即二人起身,离开屋内。

    房间里,独留一脸不忿的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