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天空之城

作者:饺子大仙
    “公子,舟车劳顿,老爷让小的过来,告知公子一声,在前方有一处阔地,不妨在那里休息片刻。”

    “好吧。”

    陈炜无所谓点了点头,看到前方果然有一处空地,开口道:

    “天星,前边停下休息一会儿!”

    天星马嘶鸣一声,好像有些不大乐意。

    它可还没跑尽兴呢!

    “好了,你要迁就一下他们啊,而且你那些同族可没你这么能跑,快去停下,我也有些饿了。”

    天星低头,缓缓减速,到了空地上停了下来。

    ……

    陈炜摸了摸马头,淡淡笑了笑。

    这匹天星马,是他从会稽郡选出最好的马匹,用一滴盘古精血转化而来。

    到了现在真仙圆满境,他终于可以稍微控制自己的族性血脉,不用每次转化出的都是僵尸后裔了。

    这匹马就是他的实验产物。

    陈炜剥离了精血中的血脉传承,只剩下单纯的血脉之力,融入马身体中,帮它炼化。

    现在的天星马,聪慧如人,神异如妖,踏雪无痕,有着很强的成长空间,

    更重要的是,它是长生种!

    ……

    陈炜从轿子里取出桌子,凳子,又取出了些吃食和酒水,一一在地上摆开。

    后方,吕公的车队缓缓驶来。

    吕公下车,诧异的看着地上的桌宴,疑惑看向陈炜。

    这是哪来的?怎么还冒着热气?

    陈炜露出纯善的笑容,“吕公,相遇就是有缘,快来坐,咱们畅饮一番。”

    “这……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吕公吩咐下人们原地休息,自己坐在陈炜对面,稀奇道:

    “公子这是哪里来的吃食,怎么看起来,像是刚刚做成的?”

    陈炜给吕公倒上酒,微笑道:“吕公有所不知,在下家乡遥远,不是大秦人士,在我的家乡有一些能让食物保存如初的方法。”

    “原来如此,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吕公别只看着,尝尝这酒,这可是我家乡的特产,还有这些食物,在大秦可是吃不到的!”

    虽然是劝吕公,陈炜自己却是直接吃了起来。

    吕公被陈炜的洒脱气质所感染,也不再拘谨,哈哈大笑着举起了酒杯。

    一时间,推杯换盏,很是尽兴。

    ……

    “多谢公子一路护卫,来,老夫敬公子一杯!”

    “不必客气,我们同饮!”

    “哈哈,好!公子这酒当真香醇,入口柔滑,回味无穷,真是好酒,好酒啊!”

    陈炜也露出惬意笑容,酒足饭饱后很是开心,心中暗想,能不是好酒嘛,我可是把全华国最好的酒,都存在须弥小洞天中了。

    吕素素恰时从马车下来,羞怯走到陈炜面前,手里举着陈炜的大氅袍,低着头,喃喃细语道:

    “公子,多谢你的衣服。”

    陈炜信手接过,微笑道:“举手之劳,何必客气!”

    吕公道:“素儿,今日多亏公子救护,你也应该敬公子一杯才是啊。”

    吕素素甜美微笑,点头道:

    “好呀。”

    ……

    “多谢公子救命,素儿感激不尽,敬公子一杯。”

    “好,你随意,我干了。”

    陈炜品着酒,看着面前恬静娇羞的吕素素,竟恍惚回忆起前世原本世界,自己的学生时代。

    太单纯了,是初恋的感觉啊!

    ……

    吕雉的声音传来,“爹爹。”

    陈炜闻声回头看去,这一看,陈炜顿时吓了一跳!

    这……这怎么还穿着金丝羽衫出来了?

    陈炜原本刻意被酒意醉晕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靠!命运又TM搞幺蛾子了!

    我这一路安安分分,也没调戏姐妹二人,怎么这吕雉又穿上了本应出嫁时,给心爱之人穿的金丝羽衫了?

    “爹爹,我见爹爹你们二位,在这里喝酒如此之闷,要不由小女给大家小舞一曲,以助酒兴,怎么样?”

    吕公眼神意味深长看了陈炜一眼,哈哈笑道:

    “哎呀!如此甚好!”

    陈炜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干什么!

    与我何干!

    ……

    但不得不说,吕雉确实是个大美人,跳起舞来,也是风姿卓越,婉转娇柔,别有一番韵味。

    陈炜看着看着,也觉得心旷神怡。

    想了想,陈炜犹豫了下,回到马车上,佯装取出个物件,回身坐下,对着众人笑道:

    “只有舞姿,没有乐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我这里恰有一物,可以给吕小姐伴舞。”

    说罢将手上的小巧之物放在桌子上,

    “叮~呤~呤叮~叮呤呤~呤~叮……”

    八音盒!

    天空之城!

    陈炜惬意瘫坐,看着在音乐中缓缓舞动的吕雉,回味的闭上了眼睛。

    就是这种感觉。

    电视剧里跳舞都是有音乐的,没有音乐的舞蹈多多少少有点尬。

    现在配上八音盒,完美!

    ……

    一曲舞罢,

    众人彻底被眼前的的神奇之物吸引,吕素素眨了眨眼睛,目不转睛看着眼前发出音乐的小物件。

    吕公惊奇道:“这是何物?为何能发出如此美妙之音律!听之如入天宫一般!”

    吕雉也停下了舞姿,好奇走上前来。

    陈炜又从袖中取出个一模一样的八音盒,一个递给了吕雉,一个放在了吕素素面前。

    “这是我家乡产的一种乐器,在大秦是没有的,今日有缘,便赠予二位小姐。”

    吕公道:“公子,使不得,如此奇珍之物,怎可随意赠人!”

    陈炜笑了笑道:“没关系,这乐器在我的家乡并不罕见,样式乐曲也有很多,不过此次来大秦并未多携带,只能赠给二位小姐此小小之物了,二位小姐不要嫌弃就好。”

    为了不让吕雉多想,

    陈炜给吕素也送了个一模一样的。

    吕公沉思片刻,笑道:“既然如此,雉儿、素儿,还不谢过陈公子。”

    “谢谢陈公子!”

    “谢谢陈公子!”

    二人道谢,退身施礼,好奇的窃窃私语着,回了马车。

    ……

    吕公捋了捋胡须,好奇道:

    “听公子说,公子并不是大秦人士,不知公子来自何处,此次前往咸阳,又是所为何事啊?”

    陈炜道:

    “在下自小生于海外,慕大秦之名,特此前来游历。此去咸阳,是为了寻一旧友,定居咸阳。”

    吕公眼前一亮:“公子要定居咸阳?”

    陈炜点了点头,继续饮酒,道:

    “没错,咸阳乃大秦国都,我确实打算定居下来。”

    吕公沉默不语,片刻后,语气自然道:

    “恕老夫冒昧,不知公子贵庚几何啊?”

    陈炜眨了眨眼,心中计算着,表面露出真诚微笑道:

    “我今年二十四岁。”

    “公子可曾有妻室?”

    陈炜脑海里还在算计着自己到底多大了,一百岁?应该不到,九十岁?差不多了吧……

    闻言,下意识回答道:“没有。”

    说完这句话,陈炜恍然回过神来,

    遭了!

    陈炜抬头,果然看到吕公正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脸上笑容像是朵菊花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