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男主总在自我攻略(书号:85756

第50章 050:传说中的城南校霸 25

作者:梨花雪上
    “余佩之,你都不是城南三中的人,最好别多管三中的闲事!”

    九九缓缓走近,白嫩的手中多了一块漆红的木头,她抬起手指着五中校霸,笑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然后,当着五中校霸以及所有人的面,小手用力,漆红的木头瞬间碎成了渣渣。

    众人:“……”

    五中校霸吓得浑身都在哆嗦,仿佛九九捏的不是红木,而是他。

    再然后,九九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捏住漆红的桌边,‘咔嚓’一声响,一块跟刚才相似的木头就有了。

    众人:“……”

    五中校霸:“对、对不起。”

    该怂还是要怂啊!不然命没了可怎么办?!!!

    信芳一直到和九九分别还是一脸的恍惚。

    所以,那个传说中的城南校霸,竟然是之之!

    不行了不行了!现在只要一想到之之可爱的脸,脑子里就不自觉的浮现出她徒手掰桌子的画面!!!

    这是什么神仙暴力萝莉啊!!!

    太可了!

    年二十八,陆离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裹着九九九块九包邮买的围巾和出曜一起去超市。

    出曜别看是个人,却一点都不干人事。

    每天窝在家里无所事事,除了张嘴吃什么都不干,大过年的连年货都懒得买。

    九九昨天已经回了城南余家,没意外年前估计是见不上了。

    两人置办了丰富的年货。

    出曜去开车,陆离在超市外等着。

    今年冬日还未下过一场雪,寒风却依旧冷的刺骨。

    陆离人高腿长长得还好,即便围巾遮盖住他大半张脸,但路过的人总要多看几眼。

    陆母大老远就认出来站在超市外的陆离,裹着破旧的羽绒服快步朝陆离走了过来。

    出曜将车停下,陆离把两大袋子年货搬上车,然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后车镜映出陆母着急跑过来的场景,陆离平静的说了一声。

    “走吧。”

    车子启动,陆母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出曜难得良心发现,进厨房给陆离帮忙,两人忙了一个小时将饺子馅弄好。

    “酱油没有了我出去买。”陆离说了一声,穿上衣服慢腾腾的下楼去。

    出曜看着还剩下半瓶的酱油陷入了沉思。

    什么大菜要用一瓶半的酱油?

    陆离裹着寒霜出了南门准备去超市,才走没几步就被站在寒风里哆嗦的陆母快步追了上来。

    “阿离……”

    陆母显然是冻得狠了,说话都哆嗦。

    陆离没有回头。

    陆母见陆离停下赶紧道:“后天回家吃饭吧?”

    “我没有家。”陆离的声音听着比冬日的寒风还要冷。

    陆母噎了一下,可怜兮兮的道:“监护权已经强行转移,咱们吃最后一个年夜饭,行吗?”

    陆离沉默了,就在陆母还要再劝的时候,陆离冷漠的道:“七点。”

    “好!好!妈这就回去买菜,做你最喜欢吃的红烧鱼!”

    陆离看着陆母欢欢喜喜的背影,在冷风中站了许久,直到浑身冻得僵硬才缓缓地迈开脚步往回走。

    在御府湾的超市里买了酱油,才挪动着逐渐回暖的身子回去。

    二十九,陆离和出曜两人将屋子打扫了一遍,红彤彤的对联贴上,糖果瓜子摆上,倒是有了几分年味。

    三十,忙了一天将该出锅的出锅,三十和大年初一要用的菜一一备好,歇下来外面的天都黑了。

    已经六点了。

    陆离洗了手换了衣服出来,道:“我出去转转,八点回来做饭。”

    出曜挥挥手表示去吧,小年轻谁还没个秘密了。

    只当他是过年心情不太好,想出去散散心,毕竟这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陆离难得打了个出租,在车上的时候收到了九九的信息。

    小傻子:【陆离陆离,看姐姐给我做的小蛋糕!】配图是一个很可爱的兔子造型的甜软蛋糕。

    L:【下次做给你吃。】兔兔旋转~

    小傻子:【好呀好呀~初三我去找你玩呀~】狐狸摸头~

    L:【嗯,到时候给你做好吃的。】兔兔欢迎~

    小傻子:【嗯嗯嗯嗯。】狐狸鼓掌~

    L:【我去忙了,快吃小蛋糕去吧。】兔兔不舍~

    小傻子:【OK。】狐狸拜拜~

    陆离收了手机,付过钱从车上下来,看着明明该熟悉的街道,却无比的陌生。

    小时候他总是想,什么时候可以真正有个家,可以开开心心的过年,那时的奢望也永远成为了奢望。

    他注定了不会与他们有家。

    陆离的脚步在万家千户的欢声笑语中格外不明显,他踏上老旧的筒子楼,这处的楼梯灯总是坏的,一步一步上了二楼。

    站在门前顿了一下,才伸出手敲门,才敲了一声门便开了,显然陆母时刻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阿离回来了!快进来吧,饭刚做好正好吃。”陆母将陆离客气又欢喜的让进来。

    屋内满是饭菜的香味,陆岷此时已经坐在了饭桌上,抬眼平静的看了眼进来的陆离,示意他坐下。

    “回来了。”

    陆离觉得新奇,这是这么多年以来陆岷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与他说话。

    陆离没搭话。

    陆岷也没生气,拿起酒瓶到了杯酒,要放下时想了想又给陆离和陆母各倒了一杯。

    陆母笑着接过来,嘴上道:“我又不会喝。”

    陆岷道:“今天大年三十,高兴。”

    陆母有些恍惚,此时的陆岷好像变回了她才认识的时候,谦逊,温柔。

    “对,高兴。”

    陆母一饮而尽,陆岷也干了,见陆离没动罕见的没有动气,起身去了厨房,良久拿了盘花生米出来。

    陆岷一杯一杯的喝着,也不觉得尴尬,脸色微红时才自言自语起来。

    “我知道我不配为人夫,不配为人父,对不起你妈,也对不起你,当年我也是真心爱你妈要对你妈好的,可生意失败那个狗杂碎拿着钱跑了,你妈那时候才生下你,所有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有的钱都拿来还了债务……”

    陆离就静静的听他说。

    “……那时候就鬼迷心窍无处发泄,便将一切都怪罪在你妈和你身上,说你是个灾星,一出生就毁了我的事业,对你不管不顾,甚至拳打脚踢,我也知道那是不对的,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再后来就形成了习惯,醉酒,发泄,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几年……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你能原谅我。”

    陆岷说着晕乎乎的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幽蓝的火苗在空气中来回摇摆。

    陆离皱眉,他总觉得不好。

    陆岷忽然就笑了:“我只是觉得,我们是一家人,你就应该和你母亲一样,就算是死也不能离开这个家。”

    陆离下意识的去看陆母,之间陆母笑着笑着就哭了,看都不敢看陆离一眼。

    陆岷拨开身后厨房的门,聚集在厨房的燃气味迫不及待的窜出来,陆岷就这么看着陆离,混沌的眼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疯狂,然后一把把手中的打火机丢了进去。

    顿时火光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