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居 >> 武侠修真 >> 穿越诸天问道(书号:85757

第六十五章:天山上天池;瘟疫出隐秘

作者:古风飞
    一月后,天降大雨,连下数日。

    整个大宋南方皆都遭了洪灾,各地官府虽连连上报朝廷赈灾,可朝廷却根本无心此事,因为北方辽国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虽然如此,朝廷还是下令让各地官府召集富商募捐,可富商门个个都是人精,虽然象征性拿出了不少粮食,可终究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解决灾祸带来的种种问题。

    这不,随着时间推移,各地开始出现流民骚乱,最终更是引发了暴动,许多百姓甚至趁机开始冲击大富人家乃至是官府,以夺取粮库。

    而大洪水过后,便是大疫,许多地方又开始出现瘟疫,百姓们不得不纷纷逃往没有瘟疫之地,然而正因如此,才会令瘟疫大肆扩散,待到各地官府发现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为此,各地官府不得不派了大军强行隔绝阻止疫情发生地百姓涌向还未感染的城内。

    这离襄阳城不远的武当山山脚小镇上,此刻也涌入了许多流民,他们拖家带口,背着行李,衣衫褴褛的出现在村镇口。

    而此刻,其目光之中再也没有了绝望,反倒透露着一丝希冀,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村镇之内据说有着一位济世救人的仙人“长生真人”。

    没错,这位流民口中的仙人,正是徐长生。

    要说徐长生为何会在这,又为何要化名这“长生真人”?这就要说起他与林灵素天山一行了。

    当初与逍遥子等人一阵谈经论道之后,他虽然有所收获,但却收获不大,后来,逍遥子带着他前往那片奇异之地最大秘密所在地――天池,徐长生这才明白那片奇异之地来历,更明白了这些人包括逍遥子在内,为何宁愿隐居此地也不愿意离开。

    原来那天池乃是一眼灵泉,应该是上古之后,这世间唯一一眼灵泉。

    天山位于昆仑山脉,而昆仑乃是万山之祖,祖龙脉之说自古便有之,虽然不可尽信,但灵池却是真实存在的。

    而看到灵池之后,徐长生更加深信在此方世界一定存在过修仙之人,其所处时期大概是在春秋战国至汉末这段时间,但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或许是此方世界天道不允,遂而断绝了灵气,或者说是断绝了天地本源之气,因而这才让修仙成为了绝望,继而到了隋末唐初,除了少许人外,几乎就没有几个能够达到所谓破碎虚空的境界的。

    至于那天山为何能够成为这世间仅存的奇异之地,甚至拥有那灵泉,其实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昆仑毕竟乃是传说祖龙山,二则与一个人有关,这人被称为无量真人,据说他乃是汉初之人。

    此人不知来历,也不知去向,但足迹遍布神州,不知道此人到底在找什么,可他所留下来的神迹却是颇为传奇的,据说此人活了数百年,到了隋唐时期这才消失不见,而天山的这片奇异之地便是这人手笔。

    而这些,隐居在此的人几乎都知晓,甚至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才会不愿意离开,为的就是勘破此地秘密,最终获得无量真人去向,因为他们都相信无量真人或许真的已经飞升成仙了,甚至他们都认为飞升成仙之后还可以再回来。

    当然,这些都只是徐长生根据逍遥子等人只言片语以及看过的一些典籍做出的推测而已,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

    因为这些隐居在此地的人其实力早已超过江湖上所谓的先天高手,达到了半神通境。

    所谓神通境,其实就是此方世界凡与仙,或者说是破碎虚空的中间境界,拥有了少许神通,修炼出了灵识,能够布阵,也能够施展简单法术,比之此刻徐长生境界丝毫不差。

    不过他们毕竟只是此方世界土著,如果放到其他修仙世界,至多也就是筑基之境,连金丹境也比不了,而寿命至多两百岁,如今他们大部分都已经过百岁了,如果不能在百年之内突破,那就只能身死道削了。

    其实说了这么多,简单来说,就一个,这方世界的确有修仙之法,那无量真人或许就是其中之一,甚至江湖之上的各种神功都是修仙之法最为基础的东西,但要想突破仙凡之隔,先不说此方天道种种限制,就算不限制大多数人也很难达到那等境界,因为此方世界灵气不足,根本不足以让人勘破到更高境界。

    但是让徐长生颇为奇怪的是那位神秘的无量真人,他竟然另辟蹊径,其所创出的无量心经似乎并不看重灵气浓郁程度,而是以此方世界五种五行灵物为基础,构建一颗无量金丹,而且此法看重的是心境,说白了就是悟道,悟出道行。

    如此看来,这无量心经应该比此方世界那些修仙之人所创出的功法更为高明。

    “看来那逍遥子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这才布下了无崖子与其师妹等人这几颗棋子,琅嬛福地……无量剑派!呵呵!这老家伙!真是不简单呀!或许他已经得到过那无量心经了,只是不曾勘破其中秘密,而后又驱使自家几个徒弟……可……到头来,他那几个徒弟却……因为情一事将此事给……要是让那老家伙知道了还不气个半死!哈哈……”暗中嘀咕了一句,徐长生微微一笑,其思绪瞬间回到了当前。

    天山一行,虽然对于他本身境界突破而言并无大收获,但却让他悟出了许多破除识海封印的方法,何况他还从那天池之中取了一些灵水,这些灵水完全可以替代结心灵金丹所需五行之中水之气。

    当然为了补偿,他也将其自己的一些悟道心得作为了交换,这才安然离开,否则指不定要跟那些老家伙打上一场,尽管徐长生并不惧怕,但若可和平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咳咳……师父!师父!这人似乎疫病更严重,徒儿没办法为其诊治,还请师父出手!”

    就当徐长生默默思索此事时,一旁在为徐长生打下手的林灵素说话了。

    他这位徒弟不愧是道教之中极为出名的道士,这从小就极为聪明,这还不过十多日时间,他便可自己诊治疫病了,虽然他无法做到像徐长生不用药材便可治愈病人,可他配出的方子,就连徐长生这个饱读两方世界珍贵典籍的人也自愧不如,他不禁将徐长生教与他的瘟疫治疗之法全部掌握,甚至还能举一反三,创造出最为简便,也最有效的治疗方子来。

    “哦……是吗?让为师看看!”